中国教练难理解德国训练模式 青训模式仍应本土化

中超联赛冬季转会窗口,中国足协颁布的新赛季外援调整政策,不但没有减缓“天价外援”登陆中超的脚步,反而进一步确认了俱乐部追求“天价外援”的刚需阿根廷前国脚特维斯,巴西国脚奥斯卡,巴西前国脚帕托,比利时国脚维特塞尔,这些新赛季将在中超亮相的“天价外援”的转会费和年薪相加,人均都在5000万欧元以上,对此,2002年曾帮助德国队获得日韩世界杯亚军的前锋诺伊维尔表示,他希望中国足球能早日改变这一境况。

“我并不认为这样的做法是长久之计,如果从这些外援的转会费和要为他们支付的工资中拿出一部分,是可以让青训系统更完善一些的。”如今身为德甲门兴格拉德巴赫俱乐部U19梯队主教练的诺伊维尔说,“青训是慢功夫,而一旦青训有了完善的体系,整个国家的足球就会不断涌现人才,这是足球未来的希望。”

目前,诺伊维尔带队的门兴格拉德俱乐部青训教练团队正在江苏泰州与合作伙伴恒圣体育、泰州市体育局共同主办“泰州农商银行中德校园足球冬令营”,据诺伊维尔介绍,门兴俱乐部在德甲青训工作的综合排名常年第一,超过拜仁慕尼黑和多特蒙德等德甲豪门,“门兴格拉德巴赫的足球哲学是注重自我造血,不依赖购买外援”。

“门兴格拉德巴赫(城市)有30万人口,其中8万人是俱乐部的注册球迷,这样的足球氛围是德国足球发展的基础。这两天我带中国孩子训练,我发现他们有一些基础,但未经系统的训练。我希望我们这些有能力的青训教练能帮助更多的中国孩子提高对足球的认知,帮助他们养成良好的踢球习惯,这样,才有可能提高他们的技战术水平。”诺伊维尔说,“至于现在中超联赛的做法,我只能说,特维斯已经33岁了,他在球场上已经没有太多的未来,所以,以这样的价格把他引入联赛并非长久之计。”

诺伊维尔说,“传统的德国足球”已经完成了“进化”,但“先进的未必就是合适的”,“我们的青训理念和青训体系在德国取得了成功,但中国的基层足球教练是否能够理解,中国的足球少年是否能够接受,还要看我们以后工作的进展情况,足球终究还是应该本土化,帮助中国足球进步也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

不过,门兴格拉德巴赫青训教练团队带来的“德国青训体系”并没有让中国的孩子感觉陌生由父亲带着专门前往泰州报名参加这次冬令营的成都孩子刘浩楠说,他在网上已经看过所谓的德国足球教学方法,他感觉德国足球的套路让人“越练越有意思”,“我今年六年级,五年级才从零基础开始练足球,刚开始我们队和谁踢都输,现在我们已经能在比赛中争冠军了。”

正面临“小升初”的刘浩楠要考成都棠湖外国语学校,这是成都当地有名的好学校,棠外高中校队(成都足协梯队)去年还代表成都取得了全省中学生锦标赛的冠军,刘浩楠现在班里成绩中等偏上练习足球并没有拖他学习的后腿他对自己考上棠外很有信心。

“先学做人,再学踢球”是各国优秀青训体系不可动摇的根基,带领济南华毅领先俱乐部的孩子来参加冬令营的韩志刚教练说,德国教练团队几乎每节课都给孩子灌输“在场下管不好自己的人不要来踢球”的概念,“孩子学踢球以后变懂事了,家长会特别高兴,就更支持孩子踢球,这是良性循环。比如,有的三年级孩子参加冬令营第一天,自己连饭都盛不利索,后来,简单的衣服自己洗,被子也自己叠,家长看了当然高兴啊,这也是足球教育的一部分。”

“至于德国足球的理念,我觉得挺适合我们中国孩子的,他们抠细节抠得特别细。”韩志刚出身于山东鲁能青训梯队,他认为日韩青训体系在某些地方给孩子的自由度“过高”,而中国孩子在理解力和思维能力方面与日韩孩子相比还有些欠缺,所以既强调纪律、同时又强调技术意识的“德式足球”才更“靠谱”。

事实上,去年11月中德双方在德国柏林总理府刚刚签署有关足球领域合作的三项协议(分别由国家体育总局与德国内政部、中国足协与德国足球职业联盟、中国教育部与德国足协等三方签署),这是中国和外国签订的第一个国家级足球合作协议。按照协议内容,2017年和2018年是中德足球全方位合作的开端之年,而本次冬令营选拔出来的优秀学员,也将获得前往门兴格拉德巴赫参加夏令营的机会不少业内专家达成的共识是,和英超、西甲、意甲联赛相比,德甲联赛才是最适合中国球员打拼的顶级联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