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历史上的雇佣军叛乱可不止瓦格纳一次彼得大帝都吓坏了

6月24日,俄乌战场突发意外。曾经为俄罗斯立下汗马功劳的瓦格纳雇佣军集团突然宣布要“清君侧”,并向莫斯科挺进。虽然这次“叛乱”最终被调停,但不由得成为俄乌战场最惊心动魄的24小时。纵观俄罗斯历史,国家对外征战或君主进行长时间外交斡旋时,内部发生反叛是极为常见的现象。即使是雄才大略的彼得大帝,也逃不过这一命运。

伴随着莫斯科公国脱离蒙古统治,一套严格的中央集权体制逐渐建立起来。然而,在大公集权过程中,曾经为大公立下汗马功劳的贵族军队不断坐大,成为大公专制道路上的阻碍。

为了进一步集权,赫赫有名的伊凡四世建立了射击军。这支军队大部分由城市居民组成,装备较为先进、轻便的火枪。不仅如此,他们还是一支沙皇的常备亲军,虽然数量不过3000人左右,但是却拥有比贵族军队更严明的纪律和较高的战斗力。

射击军虽然也领取俸禄,但却被允许从事城市工商业。因此,他们多半和城市居民共同生活、经商,不可避免地容易被居民的情绪所裹挟。正是这一弊端,让他们成为政变的利器。年轻的彼得一世就曾在1682年亲眼目睹射击军叛乱。这次叛乱导致年幼的彼得一世实际上被夺取权力,他的姐姐索菲亚公主成为俄国的实际掌控者。

1689年,彼得一世通过阻止了另一起很可能出现的射击军叛乱,从而将权力从索菲亚公主那里夺回。因为射击军屡屡反叛,彼得一世获得权力后,就着手削弱射击军。他不但将射击军的亲军地位剥夺,而且常常将他们派往四处,进行艰苦的军事战斗。射击军因此怀恨在心,反叛的意识不断萌发。

1697年2月,当彼得一世在欧洲进行访问、游历时,射击军统帅之一的齐克列尔团长试图反叛,并杀害彼得一世。不过这次反叛尚未成型,就被彼得一世所发现,主要策划者也被处死。不过,这并没有打消射击军的反叛意识。

彼得一世为了进一步削弱射击军,将他们中的四个团先后派往亚速和西部地区。这些地区不但处于交战前线,而且十分穷苦。而他们由于不在莫斯科,所以也无法像之前一样从事工商贸易。除此之外,他们还经常得不到补给和军饷。多重因素叠加,导致射击军内部的怨念不断加深,一场军事叛乱几乎箭在弦上,不可避免。

1698年3月,彼得一世正在英国、荷兰等国进行外交斡旋,企图建立反土耳其联盟。此时,这些饱受苦役,心中怨恨颇深的射击军前往莫斯科,要求政府给他们应有的回报。大臣们此时一片混乱,一方面彼得一世长时间没有回信,甚至有他丧命的假消息传来。另一方面,射击军已经来到莫斯科,随时有哗变的可能。因此,他们只能先答应军队的要求,支付军饷。然而,当这些军官回到射击军营地后,军队又一次发生兵变。一批野心勃勃的新军官指挥这支军队,朝莫斯科进军。此时,他们的目的已经不是获得物资,而是要推翻彼得一世的统治,重新扶持索菲亚公主执政。

然而,射击军毕竟数量有限。虽然他们抓住了彼得一世不在国内的有利时间,并成功引起了莫斯科的骚乱,但这改变不了他们战力低下的短板。叛乱不到半个月,这支队伍就在新耶路撒冷修道院被彼得一世亲自训练的军队击败。

射击军的叛乱虽然被平定,但依旧给彼得一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冲击。1689年7月15日,彼得一世正打算前往威尼斯继续进行外交斡旋,突然收到射击军逼近莫斯科的消息。他一时之间也顾不上外交活动,当下计划于19日回国。7月22日,彼得一世收到叛乱平定的消息后才放下心来,继续未完成的外交行动。

8月25日,彼得一世回到莫斯科。对于他而言,首要任务不是其他,而是解决射击军问题。从他年幼时期开始,射击军就如阴霾一样萦绕在他头顶。彼得一世很清楚,如果不彻底解决射击军问题,他就无法全力改革,更不敢长久用兵。

因此,当他听取了大臣们对射击军的处理后,非常不满,他认为这些处理不但过于纵容,还忽略了罪恶的根源。因此,他亲自重审射击军叛乱一案。最终,彼得一世决定将参与反叛的1000多人全部逮捕入狱。除了已经流放以及年龄较小的士兵外,其他人全部被处死。从此之后,射击军几乎消亡殆尽。

在处理完反叛的射击军后,彼得一世愈加感到建立正规军队的重要性。1699年11月,彼得一世连下数条敕令,开始谋求建立义务兵役制。这一制度伴随着他的大北方战争而推进,终于在1701年实现。这支军队数量庞大、建制完备、装备精良,而且完全由彼得一世统一指挥。也正是由于这支军队,彼得一世取得了大北方战争的胜利,而且多次平定国内反叛。可以说,正是由于射击军等问题,让彼得一世认识到俄国军队的弊端,才有了他一系列的军事改革。

在俄国历史,君主长时间的对外战争以及离国出访,常常伴随着国内的叛乱和起义的风险。彼得一世时期,由于俄罗斯帝国尚处于形成阶段,彼得本人也还没能完成对权力的绝对掌控。因此,当他本人长时间不在国内之际,射击军掀起了一场险些改变历史的军事叛乱。此次叛乱不但暴露了俄国军制的落后和不稳定,也让彼得一世意识到进一步加强集权的迫切性。此后,彼得一世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不但将权力牢牢掌控在君主手中,而且推动俄国进行西化改革。虽然改革带来了许多流血牺牲,还给俄国底层人民带来了更加沉重的剥削,但却在客观上让俄国步入西化的道路,俄国的国力和国际名望得到显著提升。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俄国叛乱丛生,除了绝对君主制带来的沉重负担外,也反映了俄国地方主义的顽固。正是因为地方主义始终存在,当中央集权一旦有所松动,大规模叛乱总是不可避免。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浩然文史是全博士团队文史科普自媒体,全网主流平台文史类优质作者。让专业的历史更有趣,让有趣的内容更有深度。古今中外,考古文博,更多内容请关注我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