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绝色女星:为掩盖印度血统认外婆为母亲皮肤变黑骗不了人

那年,澳洲阳光正好,空气明净,梅尔和罗伯特·沃尔德斯一同来到这片美丽的大地。

驾车经过一栋高大气派的建筑物时,梅尔从车窗里仰头,看着这座气派的建筑,心中有了几分炫耀之情。

她误以为这是一座民宅,所以告诉自己的丈夫说,那是她曾经居住过的地方,语气里不无炫耀之意。

而沃尔德斯听到她的话,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因为他认得这座建筑,明明就是塔斯马尼亚州长的官邸。

梅尔一生最讽刺也最有趣的事情是:她的亲人和爱人都曾隐约拆穿过她的谎言,但她却把这个谎言自顾自地维持了一生,体面地唱着独角戏。

梅尔·奥勃朗生于1911年,如若光是从颜值上来看,她确实是一个艳光四射、无比耀眼的美人,但是非常讽刺的是,肤色成了她一生的耻辱,她一生都试图抹去这种耻辱感。

那个时代,肤色代表着种族,种族代表着一种民族认同,而梅尔毕生所想要融入的那一种群,跟她本身所代表的这一种群之间,似乎是并不沾边。

梅尔肤色是浅黑色,跟白种人之间的肤色大相径庭,是一种来自于印度人的肤色,印度,也成了她后来永生永世想要抹去的字眼。

她名义上的母亲夏洛特并不是印度人,而是欧亚混血,名义上的父亲也不是印度人,而是英国人,这也为她编织自己的虚假身世,提供了一个巧妙而又完美的铺垫。

或许很多人都会觉得奇怪,梅尔既然父亲、母亲都不是印度人,那她为何有印度人的血统?其实,她严格来说是夏洛特的孙女,夏洛特女儿十四岁的时候与印度人苟合生下了她。

这个消息让夏洛特感到震怒而惶恐,这是关乎一个女人名誉的大事,于是乎到了后来,为了掩盖丑闻,夏洛特把梅尔认成了自己的女儿。

从年龄上来看,她们两人确实更像是一对母女,所以一直以来并没有人怀疑这一点,怀疑她的身份有异。

梅尔在长大以后进入了好莱坞发展,好莱坞是著名的造星工厂,有资格走入这一门槛的人,本身就已经是无可挑剔的外貌。

对于梅尔而言,印度血统和英国血统千差万别,一个低贱一个高贵,一个像是泥泞里任人践踏的花,一个则是蓝天上悠然傲慢地流云。

梅尔骨子里面的高傲和矜持让她不愿意承认自己血脉里所流淌的“卑劣因子”,不想让自己被视为低贱民族的出身。

相比起她后来的情敌奥黛丽赫本,一生都承认自己有个苦出身,人们知道她曾是难民,却依然对她充满了爱慕,而且也从不觉得身份妨碍了她骨子里的高贵。

而梅尔在身份这方面,却费尽心思想给自己营造一个完美的假象,可是,人真的能够如此完美吗?换句话说,她所认同的血统完美,岂不是本就是一个缥缈的谎言?

《呼啸山庄》拍摄之后,梅尔全球闻名,大红大紫,这是一本非常有趣的书,来自于《简爱》写作者的妹妹。

而在《呼啸山庄》中讲述的这样一个故事,跟梅尔的人生之间仿佛有些微妙的相融。

故事里的男主角出身落魄,是一个流浪儿、脾气不好的少年,却意外地在一个富有的山庄里面住下,而山庄里面高贵美丽的白富美少女,被他深深地吸引。

贫贱与高贵的碰撞,低劣与富有的相斥相融,这是一个引起人思考的阶级下爱情故事。

梅尔演了这个故事,可是她也并没有感受到这个故事里面的教育意义和深刻内涵,她只需要运用自己美得惊人的混血容颜,搭配被导演的很好的演技,就可以轻松胜任这个角色,履行自己的工作。

不过,人生终究不同于戏剧,在戏剧里面有打光灯的簇拥、化妆品的修饰,一个人一旦接洽好了一个既定的角色,剧组里面的所有人都会配合出演,尽力的把这场戏演好。

在现实世界中就不一样了,每一个精心的伪装,都需要自己唱独角戏,费心弥补。

那年梅尔到了悉尼,记者询问她的故乡回忆时,梅尔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去过自己名义上的故乡,这还是她第一次踏上澳大利亚的土地,她推脱搪塞了一阵,并且直接转机去墨西哥。

欢迎会上名流云集,他们津津乐道,想要探究梅尔在澳洲这片土地上的童年,可是问来问去,却发现在梅尔成名之前,从来没有人听说过她的存在。

再后来,梅尔的一位亲弟弟,突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梅尔不是母亲的妹妹,而是母亲的亲女儿,这件事情当时因为梅尔的极力掩埋,并没有引起大范围的传播,但谎言的面具已经一击即溃。

直到1979年,梅尔68岁,苦心瞒着谎言一辈子的梅尔,终于累了,不想再活在谎言里,而那个时候的她,其实也已经走向了她人生的垂暮之年。

她站出来公布了自己的秘密,随后不久就静静地离开人世,她竟然真的把这个谎言延续了一生一世。

虽然没有带进坟墓里,没有让这个秘密永远暗无天日,但是这件事对于人们的震惊程度可想而知。

人们最震惊的不是她坦白了,事实上随着她年龄的增长,黑色素沉淀,皮肤越变越黑,五官走向也变了,完全不是白人正常衰老的样子,身边人心里早就有数了。

人们震惊的是她这一生撒了一个谎,又用了更多的谎言不断去填补这个谎言,她活得该有多累。

2002年,《梅尔的烦恼》电影上映了,这部电影把这段好莱坞黑美人的故事拍上了荧幕,人们得以看到她美丽外表与虚伪假面,看到她人生中背对光明的那一面。

沃尔德斯是荷兰知名电视剧演员,他似乎一直都很迷恋比自己大的女性,既是梅尔的第四任丈夫,又是奥黛丽赫本的第四任丈夫,并且以赫本的晚年伴侣而闻名于世,他在2018年才离开了人世。

谎言是世间最无用的东西,梅尔却为了一个谎言苦心经营这么久,说到底,这也只是一段旷日持久的虚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老领导退休前长期打压我,后来我升任单位“一把手”,他私下要车,我对司机说你辞职吧

A股10年为何瘫坐3000点?6组数据揭线岁的芒格走完了他的完美人生,生前看好中国20年

上市7个月/售7.38万起 比亚迪海鸥第20万辆下线亿美元融资 路特斯或成电动跑车第一股

小米电视S Pro体验:千级分区MiniLED面板 高屏占比显示效果惊喜

国产CPU努力程度让人惊叹!龙芯3A6000花了10年时间 追上10代酷睿

Apple Pencil迭代出新,统一了USB-C接口,为何还被嫌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