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KY+会酒丨喝懂威士忌的2条线索

  喝了许多酒,写了不少文章之后,我们深刻感受到威士忌是一种轮廓分明的东西。大麦、水和酵母,在不一样的糖化、蒸馏和桶陈堆叠之下,演变出一个极为复杂的风味世界。

  所以,我们特别想聊一聊“一款威士忌,为什么会变成你喝到的那样?”,“其他威士忌又是为什么不是那样的呢?”搞懂这些,你就离喝明白威士忌差得不远了。

  今天,借着今年WHISKY+的两款会酒,给大家梳理一下威士忌世界的2条主要线索。

  假如让你把威士忌简单分成两类,你会怎么分呢?泥煤或是无泥煤、波本桶或是雪利桶、2次蒸馏或是3次蒸馏、单桶或是调和……都是正确的答案,但是无论怎么分类都一定存在一种新旧交替之间的变换。

  比如,苏格兰威士忌传统上是需要泥煤的,但后来燃料选择多了可以无泥煤了,再后来泥煤威士忌火了又刻意用回泥煤。再比如,波本威士忌传统上是用新橡木桶的,但是受苏威影响开始尝试过桶,而苏格兰、爱尔兰包括日本的知名酒厂都在认真尝试新橡木桶的种种可能。

  每一代人喜欢的味道是不一样的,但苏格兰很多酒厂就是有一种宁死也不改的“轴”。或许也正因为这一点,才让许多酒厂拥有愿意挚爱一生的忠实拥趸。格兰卡登(Glencadam),苏格兰高地东部的一家小酒厂,将近200年来一直保持着只有一对蒸馏器生产的“基础操作”,却酿造着一种你不能不喝的经典风格威士忌。

  格兰卡登往往会被称为“宝藏小众酒厂”,但其实它的威士忌是最具代表性的苏格兰风味:水果、奶油、香草冰淇淋以及轻微的坚果和甜麦芽。酒厂蒸馏器采用向上倾斜的林恩臂,使得回流最大化以获得轻盈的酒体。大部分格兰卡登威士忌都采用波本桶陈酿,为酒液增添奶油质地和丝滑口感,与酒体更加相得益彰。其工艺自1825年来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所谓“一招鲜,吃遍天”,凭借这种威士忌,格兰卡登超越了一些关停的传奇酒厂,至今仍然屹立于整个威士忌世界的“高地”。

  WHISKY+2023选的这桶格兰卡登蒸馏于1998年,采用波本桶陈酿,酒龄25年,装瓶酒精度57.3%,是十分难得的官方高年份单桶,仅168瓶。

  年W+会酒当你喝过WHISKY+今年选的格兰卡登25年之后,会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这些酒厂敢于选择一成不变?因为足够成熟而且足够好喝。而这种上百年也不带变积累下来的经验,也是新酒厂难以逾越的鸿沟。于是,对于新兴酒厂来说,另辟蹊径是更好的选择,正好也没有那么多传统的束缚,只要用心做酒,最终也能够殊途同归。

  英格诗(The English)就是这样一家想用心做酒的品牌。创始人James Nelstrop创立酒厂的时候,已经快退休了。当时年近6旬的老爷子卯着劲和儿子建成了英格兰了120年来的第一家威士忌蒸馏厂,决定采用自家的谷物,小批量蒸馏,一切都在酒厂里完成,再请来经验丰富的前拉弗格酒厂经理把关,归根结底,无非想酿出一瓶好酒而已。

  当我们尝到WHISKY+今年这款英格诗的8年雪利单桶时,我们觉得这家酒厂真的做到了。雪利桶是单一麦芽威士忌里的重头戏,也是一个高手如云的领域。前有麦卡伦、格兰多纳和格兰花格这样的大名家,后有山崎、檀都、噶玛兰这样炙手可热的后起之秀。

  英格诗的雪利桶和前面这些名字比起来或许称不上登峰造极,但它重新构想了一种果香怡人、风味活泼、轻松易饮的威士忌——以雪利桶的方式。

  由于是定制的ASB小桶陈酿,这款WHISKY+展会限定的英格诗8年雪利桶一样只有一百多瓶,目前仅剩少量余票,点击小程序即可购买;希望给每一位品饮它的爱好者都奉上一次不同寻常的风味之旅。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