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女主角谈邦德:风流成性 但不完美让人更爱他

作为曾勇夺金棕榈大奖的文艺女神,蕾雅-赛杜近些年来开始接演一些商业大片,不过在她看来,无论是文艺还是商业都没有太大的区别,她面对镜头时总是“带着恐惧,就好像作家面对白纸时总得想法写点什么一样”。

凤凰娱乐讯 (采写/芥末蘸酱 视频/宋如辉) 能够出演“邦女郎”,对于一名女演员来说,是种认可和肯定,即便是演个打酱油的花瓶,也会有千万知名女明星前赴后继。蕾雅-赛杜,这个来自法国巴黎的“富二代”,有幸获得出演最新一部邦德电影《007:幽灵党》女主角的机会。这一集中,“邦女郎”不再是胸大无脑的花瓶,玛德琳-斯旺与邦德联手共度了雪山奇袭、列车惊魂、沙漠爆炸等惊心动魄的大事件,最后成为了丹尼尔-克雷格版四部《007》中,邦德第一个活下来的爱人。

作为《007》系列的第7位法国籍邦女郎,塞杜和特工电影有着深厚的渊源。2011年上映的《碟中谍4》中,她饰演了一个冷血女杀手。因此,塞杜也成了唯一一个出演了《007》和《碟中谍》两大系列的女演员。对比起两大特工电影,塞杜表示:汤姆-克鲁斯就是美国版的詹姆斯-邦德!而007虽然风流成性,但正是这样的不完美让人们更加喜爱他。

被无数文艺青年奉为女神蕾雅-赛杜,近些年来开始接演一些商业大片,不过在她看来,无论是文艺还是商业都没有太大的区别,她面对镜头时总是“带着恐惧,就好像作家面对白纸时总得想法写点什么一样”。

近一段时间以来,特工电影都有复古化的趋势,之前的《碟中谍5》去往了北非进行取景,瑞典籍女主角瑞贝卡-弗格森则被称为了“英格丽-褒曼”二世。无独有偶,作为最长寿特工电影的《007》在最新一集中也来到了摩洛哥进行拍摄,蕾雅-赛杜扮演的女主角斯旺也在这片北非土地上与邦德共度生死难关,情感迅速升温。后来,当斯旺消失在伦敦夜幕中,这一切像极了褒曼在《卡萨布兰卡》里的经典情节。

不过蕾雅-赛杜却表示自己在饰演玛德琳-斯旺这个角色时候,并没有参考过诸如《卡萨布兰卡》之类的其他经典电影。在塞杜看来,创造并诠释一个角色是件很主观的事情。面对记者,她还大方分享了自己表演的秘诀想象。通过想象,塞杜找到了打开角色灵魂的钥匙,原来《阿黛尔的生活》里的艾玛是用这种方式演绎出来的。为了更形象地解释如何“想象”,塞杜还举出了具体的例子,“比如说我会寻找自己和角色的相同点”,“甚至我会在我周围的人身上找灵感”。但同时塞杜也会觉得比较困惑,因为这种方法也让她感到局限,具体的形象总会在一定程度上禁锢人的想象力,不过她觉得这种表演上难度的放大,也是一种挑战,能够让自己得到更好的磨砺。

虽然说《007》系列从整体的电影质感上是趋向复古的,但其中的女性意识的的确确是在不断增强的。从起初的《诺博士》里,乌苏拉-安德丝承担起肉弹功能,到如今的《幽灵党》中蕾雅-赛杜和邦德一起出生入死,女性不再像以往邦德电影中只是陪衬,就连蕾雅-赛杜自己也觉得《幽灵党》的立意非常有意思,影片中的两位邦女郎分别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女性特征:莫妮卡-贝鲁奇扮演的露西亚代表了传统女性的美丽优雅一面,而自己扮演的玛德琳-斯旺则体现了当代女性独立勇敢的形象。在她看来,邦德电影中女性形象的变化也反映了当今社会的现实情况,邦女郎不再需要依赖邦德,有自己的判断和见底,这一切都蕴含了当代两性平等的理念。

作为目前唯一同时在《007》和《碟中谍》两大特工电影系列中都出演了重要角色的明星,蕾雅-赛杜与丹尼尔-克雷格和汤姆-克鲁斯都有着不错的关系。在她看来,这两大特工电影虽然都是动作片,但还是有着不小的差别。而自己在两部电影中饰演的角色也截然不同,《碟中谍4》中,赛杜饰演一个冷血女杀手,而这次《幽灵党》中的斯旺给予了邦德很大帮助。

比较起两个超级特工,赛杜也是毫不含糊、一针见血,她认为詹姆斯-邦德是一个典型的英国式英雄人物,“他的身上有很多缺点:嗜酒成性,风流不羁”,但正是因为这种不完美,让观众更喜欢邦德这个角色。至于阿汤哥扮演的伊桑-亨特,赛杜认为“在某种程度上,他就是美国版的詹姆斯-邦德”。众所周知,汤姆-克鲁斯每一部《碟中谍》中都会有让人惊掉下巴的搏命演出,《幽灵协议》中攀爬迪拜塔、《神秘国度》的徒手扒飞机,这一切都让蕾雅-赛杜觉得难以置信。她坦承,单从动作特技的角度而言,阿汤哥在《碟中谍》系列中玩的要更大一些。

比较完了英美两国各自的王牌特工,赛杜又紧接着聊起了英法两国男演员的不同。这一次《幽灵党》中,丹尼尔-克雷格、拉尔夫-费因斯、本-卫肖,老中青三代英国男演员齐聚一堂。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法国女人,和英伦绅士们合作起来天衣无缝,赛杜觉得这要归功于英国人天生的幽默感,“他们的情绪起伏非常强烈”,让人容易接近,相比较而言,“法国演员就显得内敛多了”。不过赛杜表示,和不同国家的演员合作,到世界各地进行拍摄宣传,也是演员这个职业非常吸引她的优势,就好比说这次有机会来到中国宣传《007:幽灵党》,让她感到非常开心,“我能够来到中国,发现并了解它,我真的非常喜欢体验不同文化。”

自从主演了勇夺金棕榈大奖的《阿黛尔的生活》之后,蕾雅-赛杜的前程开始愈发光明起来,无论是《007:幽灵党》这样的商业大片,还是《大电站》《圣罗兰传》这样的艺术电影,赛杜都能随手拈来。“法兰西玫瑰”名头越来越响,赛杜接下来也将继续这一条商业加文艺两手抓两手硬的路线,泽维尔-多兰的全明星新片《只是世界尽头》已经正式宣布,超级英雄电影《牌皇》也正在接洽,这些话题电影都让塞杜备受瞩目。

别忘了,《幽灵党》的最后,玛德琳-斯旺成了丹尼尔-克雷格扮演的邦德电影中,他唯一活下来的爱人。虽然“是否还会继续出演邦女郎”这个问题已经被记者们问烂了,赛杜还是耐心地表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片方的邀约,如果能够再次出演邦德电影,自己将会感到非常荣幸。

说起来,从文艺电影到商业大片的转身并不算小,可赛杜自己自己觉得这两种电影的拍摄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心态上的变化是一种非常有趣的体验。接下来的赛杜可能说出了记者多次专访以来,最富有哲学色彩的一句话:“我置身于镜头之前,带着一点恐惧。就像作家在面对着一张白纸时,总得想法儿写点什么一样。”赛杜觉得,这也是她做演员的原因之一,因为这让她“既兴奋又纠结”。

今年稍早些时候,在四月举行的北京国家电影节上曾传出消息,蕾雅-赛杜要主演一部中法合拍电影,合作的演员包括孙红雷和范冰冰等人,不过当记者询问其有关消息时,赛杜微笑着用“我不知道”一带而过。这也是整个专访中赛杜回答的最短的一个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